亲家魂兽

如果可以的话,请把我埋在向日葵花田里吧

【独伊】练手段子

>似乎有神意
>随便写写…写完不造写了啥
>真的对神意爱的深沉



冬日的午后阳光,不明媚不刺眼,慢慢熨帖着周遭的一切。
费里西安诺透过落地窗看向窗外,榉树投下大片的阴影,斑斑驳驳。
画笔在纸上寥寥几笔勾了轮廓,依稀看得出是个幼小背影,戴着陈旧古老的方形帽子,一袭披风,光晕染了画纸,透着莫名的神圣意味。
门铃响起,费里西安诺盯着画纸愣怔两秒,拿了画布轻轻覆盖上,跑去开门。
“ve~路德你终于来啦。”路德维希柃着大包小包,围巾松松垮垮的搭在肩上。
费里西安诺把路德维希迎进门,接过他手上的各种袋子。
“路德,其实食材也很充足啦,你又买了这么多,够吃很久啦。”费里西安诺笑眯眯的柃着东西跑进厨房。
路德维希脱下大衣仔细挂在衣架上,在屋里随意的闲逛着。在一楼楼梯的拐角处,看到了那个洒满阳光的屋子。
柔且暖的光在地板上折出明亮的线,屋子的角落堆满了各种石膏像雕塑,光线打出明亮和阴暗面。两面的墙上零散的挂着些油画,一个画架安静地立在落地窗边,像是流动的岁月。
路德维希看见覆在画上的画布,迟疑了一会儿,没有掀开。
“路德,欸,你在这儿啊。”费里西安诺站在房间门口,瞥了眼画架,画布依旧安安静静的遮挡着。费里西安诺眨了眨眼,冲着路德维希笑着。“来帮忙做晚餐吧,基尔哥哥还是喜欢吃你煎的香肠。”
路德维希点头出了房间,费里西安诺在他身后轻轻带上房间的门,“啪嗒”一声,锁扣落下,屋子再次回于静谧。
费里西安诺说笑着凑到路德维希身边,跟他说自己又怎么研究出美味的pasta酱汁啦,画画怎么调出好看的色彩啦,还有他最最喜爱的法拉利红色跑车的顶棚啦,不一而足。
路德维希边听着边应着,在要转弯的时候,回头看了一眼那角落处的房间。
那是另一个世界,独属于不同于现在的费里西安诺。那个费里西安诺不会叽叽喳喳说个不停,不会眯起眼睛笑得阳光灿烂,不会时而对他撒娇。那个世界他未曾触碰,即便费里西安诺从不设防,不抵触,却也不接纳。他不知该如何触碰,有心,而力不足。
随他去,路德维希想,现在的费里西安诺,他很喜欢。就这样,他不愿意让这一切有什么改变,或许这会让他不能看清很多东西,但无所谓。
他们彼此信任着。
晚餐是热闹无比的。安东尼奥和罗维诺埋头说着什么,罗维诺气呼呼伸手捶了安东尼奥一拳。基尔伯特搂着路德维希的肩一起大口灌着啤酒,费里西安诺小啜一口葡萄酒,眯着眼笑笑地看着他们。
多么好的年月,没有战争纷扰,没有人事侵乱。每天张开眼都是充满希望的一天。
每一份记忆都是他的一部分,但没有谁能永远活在过去。
费里西安诺从来都是容易满足的,更何况现在这样的安稳生活,太容易让人满足了。
费里西安诺抱着酒杯看向路德维希,正碰到路德维希投来的目光,带着微醺醉意的蓝色瞳孔似乎漾起了水波。
费里西安诺笑着举了举酒杯。
如果可以的话,未来的日子,我们依旧可以一起共勉。

评论
热度(6)

© 亲家魂兽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