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家魂兽

如果可以的话,请把我埋在向日葵花田里吧

【普独】睡觉前的段子×

>中二小青年?慎)
>碎觉前脑子并不十分清醒×
>收不住的脑洞
>普爷是真爱!

如果这个世界上最先被判死刑的是谁,基尔伯特一定觉得是自己。
并不是觉得自己有多十恶不赦,相反他觉得这些没什么不对的。
只是他总觉得,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的。或者是,这个世界没有他生存的空隙。
这样的想法或许有些神经质和自以为是。但是没办法,基尔伯特总会不由自主的这么去想。
够了,基尔伯特对自己说。只是觉得无聊而已。
他一掌拍上路德维希的背,“啪”的一声,响的沉闷。
“WEST我跟你说啊,今天弗朗西斯那个混蛋居然敢说本大爷最近萎靡?!怎么可能啊本大爷可是每天都帅得像小鸟一样!”基尔伯特翘着腿坐在桌子上,灯光经过灯罩扩出一圈一圈的光晕,越远越昏暗。
“是的哥哥。”路德维希抬起头来揉了揉太阳穴“能麻烦你从我的桌子上下去并且不要妨碍我吗?文件还有很多要批。”
“WEST你也太拼命啦。”基尔伯特嘀咕一句跳下桌子。完全没有自己是个大闲人的自觉。
基尔伯特在房间里左右兜着圈子,这掀掀那看看,路德维希张口正要说两句,看见自家哥哥的影子投在墙壁上,庞大而空寂。
随他去,路德维希继续投入到他未完成的工作中。
基尔伯特正站在东面的墙根底下,抬头瞅着墙上挂着的一幅画。
浓墨重彩的一幅,夕阳垂在树边上,树底下的木屋带着孤独的意味,阴影淹没了杂草丛。
基尔伯特无数次的看着这幅画,一度专注到路德维希提议把这幅画挂到他屋子里去。
基尔伯特拒绝掉了,他一度认为自己心糙到哪里看得懂什么画。当然这幅他也不是很懂,却无数无数次的看。
而且在路德维希的屋子里,或者是路德维希在的空间里看着它,才心安。
困倦的打个哈欠,基尔伯特瞄了眼挂钟走出房间,打算灌自己一大瓶黑啤然后去睡觉。
嗯,完美的主意。
晚安,WEST。

评论
热度(16)
  1. 軟隱棘杜父魚亲家魂兽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亲家魂兽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