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家魂兽

如果可以的话,请把我埋在向日葵花田里吧

【耀燕】灰

by 米子


>起名还是个废


>脑洞收不住系列


>突然厨上这对


>大半夜的发病 求勾搭!


“哥哥,我今天漂亮吗?”春燕看着镜子中,站在她后面为她绾发的人,轻声问道。


“漂亮,我们家春燕是最漂亮的嫁娘阿鲁。”王耀用簪子把头发固定好,拿起凤冠,仔细地戴在春燕头上。


春燕抿着嘴,笑弯了眼睛“哥哥还记不记得,小时候我说一定要嫁给你。还不让你娶嫂子。到如今,我却是该嫁人了。”


“是啊,我们家春燕已经要嫁人了。你小时候真是难缠的很,哭闹了好久,定是要让我答应。”王耀也随着笑,把春燕从凳子上扶起来,替她整理肩头和腰侧的流苏。


“大少爷,送小姐上轿吧,不然要误了吉时。”管家走进门,垂首提醒着。


“知道了。”王耀应了声,取了漆盘里大红的盖头。



春燕抬头看他,细细描画的眉眼,点了红的唇,顾盼神飞,明艳媚人。


“我的春燕,就是漂亮。”王耀轻轻把盖头覆上。


只是从此以后,再也不是,我的春燕了。


喜婆上前来递了苹果让春燕揣着,搀着走出门,门外已听得到锣鼓喧天的喜庆。


王耀看着门外,恍恍惚惚失神。


“大少爷?”管家轻唤着。


“啊…”王耀眨眨眼回了神。


“大少爷莫要担心了,那林二公子才华出众,为人端正。最重要是真心待小姐的,小姐会幸福的。”管家轻声劝着。


“嗯。”王耀笑着点了头。


再见,我美丽的姑娘。


轿子在一片鞭炮声和锣鼓声中缓缓停住了,春燕盯着鞋上绣的并蒂莲,走出轿子。


耳边乱哄哄的各种嘈杂,却还是能很清晰地听到那一声“新娘子来啦。”


春燕随着走进堂内,接了喜婆递来的喜绸。喜绸的那端,便是她此后的夫君了。


先生提着嗓子高声喊着。


“一拜天地——”


“二拜高堂——”


“夫妻对拜——”


吵嚷的人群安静下来,春燕绞紧手里的红绸,似乎快要把它撕碎。


“春燕?”对面传来轻声的询问。


春燕略略抬了抬头,依然笔直站着。


“春燕不用紧张,就剩最后一下了。”温润的男声轻声劝慰着。


人们又喧闹起来,先生有些不知所措,再次喊了一次。


“夫——妻——对——拜——”


春燕盯着前方,咧了个笑容,一点一点的拜下去。


“礼成——送入洞房——”


春燕走向后院的厢房,喧嚣一点一点远去。


宴席上的人们,似乎也已忘了婚礼上小小的插曲,喜乐太平。


春燕端端坐在镜前,镜中是自己姣好的面容。


头发是哥哥绾的,眉是哥哥画的,衣服料子是哥哥选的,盖头上的牡丹是哥哥描的花样。


哥哥,哥哥,哥哥。


可是哥哥,春燕没有嫁给你。


心字已成灰。


FIN.


评论
热度(8)

© 亲家魂兽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