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家魂兽

如果可以的话,请把我埋在向日葵花田里吧

【独普】记2.25

>普/鲁/士永存。


以你无上的荣光。

——致基尔伯特·贝什米特


“哥哥。”路德维希站在基尔伯特的房间门口,手指狠狠扣着门框,面上却是一如既往的严肃表情。

“阿西。”倚在阳台上的人回头给他个微笑,白衬衫有些松垮的挂在身上,眼底的火焰还在灼灼的烧着。

只是,油尽灯枯般的。

基尔伯特坐正了,拍了拍身边的位置,“来坐。”

路德维希走进去,直愣愣站着,“哥哥,今天他们说……”

“阿西,我们今天喝酒好不好?”基尔伯特打断他的话,微微仰着头看他,平静无波。

路德维希感觉自己要在这样的目光下窒息了,“好,我去拿。”

像是落荒而逃,一路跑到厨房,扶着冰箱大口的喘气。

路德维希觉得自己浑身都在抖,怎样都抑制不住的,他靠着冰箱蹲下来狠狠地圈住自己。

明明知道有这样一天的,明明知道。可是自己却是什么都改变不了,简直是个废物。


扫光了冰箱里所有的啤酒,路德维希回到基尔伯特房间里。

基尔伯特看起来心情不错,接了一瓶撬开瓶盖直接就灌了半瓶。

路德维希也随着一瓶一瓶的喝。空酒瓶随意扔在大理石的平台上,凌乱不堪。

“阿西……阿西。”基尔伯特含含混混的喊他,伸出手紧紧拽着他的胳膊。

路德维希有些迷蒙,“什么……哥哥?”

基尔伯特凑近了他些,呼吸间的微醺吐息喷在他脸上。

“永远忠诚于……德/意/志。”

路德维希怔住,这不是他第一次听基尔伯特说这句话。却从来没有那一次如现在般,铭心刻骨。

路德维希摸了把脸,湿漉漉的,视线有些模模糊糊。

一定是酒洒在脸上了,一定是。


清早,阳光透过窗户满满洒进来,铺在路德维希身上。

路德维希挣扎着坐起,周围堆了一地的酒瓶子。

“哥哥?”路德维希有些头痛的靠着身后的墙。

没有人应,房间里安安静静的。

路德维希似乎意识到了什么,猛地清醒了。

手里似乎有个东西,路德维希握了握拳,坚硬的边缘硌着掌心。

铁十字,给予你无上的荣光,神与你同在。

阳光太刺眼了,路德维希捂住脸。

哥哥……


FIN.


评论
热度(13)

© 亲家魂兽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