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家魂兽

如果可以的话,请把我埋在向日葵花田里吧

【苏中】春天里

#APH##露中##苏中#

>来自一次被放鸽子的怨念……

>写着写着就不在自己在写啥_(:_」∠)_

>就是这么的喜欢苏解梗(你←←

>废话真多


by米子


王耀裹着围巾和大衣,每一步踩在雪里便是一个没过膝盖的坑。风凛冽着呼啸而过,刮得耳朵嗡嗡直响,吹乱了发。

王耀总觉得他下一步就要跌倒了,可他一直在走着,穿过稀疏的杉林,穿过荒芜的雪原。

天空昏暗着看不出时辰,压抑得仿佛要掉下来。王耀走不动了,于是停了下来。

我在做什么呢?王耀倚着一棵光秃秃的树,呼出的白气挡住了他的视线。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,四周都是白茫茫一片,空寂的可怕。

我要,去那个地方。王耀使唤着他已近麻木的腿,却是直接跌到雪里。冰凉的雪没进鼻子和口腔里,冻得他一个激灵。脑子里的混沌也清明了几分。

跌跌撞撞爬起来,王耀裹紧了松散的围巾,把自己半张脸都埋到里面,隐藏了向下耷拉的嘴角以及将要哭出来的表情。

王耀抓了把雪贴在额头上让自己更加清醒。冻得通红的手指因充血而微微肿胀。王耀把它们塞到大衣口袋里,继续前行着。

王耀终于看到了一座木制的小屋,处在若隐若现的林间。门前的栅栏被雪压垮,灰败不堪。走近屋子,敲了敲门,没有一丝的动静。

“伊利亚!”王耀抿了抿干涩的唇 高声喊着,声音在这雪林间被风裹挟着听不真切。

没有任何回应。

他没有来,王耀想。

扫掉窗台上的雪,在窗棱的缝隙里摸到钥匙,王耀扭开门锁。

风从门口倒灌而入,灰尘被呼啦一下扬起来,飘了满屋子。

王耀站在门口,环视着这个他无比熟悉的屋子,暖炉和烟囱,靠在墙边的猎枪和铁锹,亲手做的柜子桌子和椅子,还有一张床榻。

王耀闭了闭眼睛,还差一样。最最重要的一样,不在了。而这些,也都已蒙了尘。

如今他来履行约定,明明已经违约了那么多年,这回是犯哪门子疯呢?王耀倒在床榻上 完全无视了厚厚地一层灰,整个人埋进被子里。有多少年没来了?王耀迷迷糊糊想着,五六年,还是九十年?其实他今年也不该来,可他还是来了。他也不大明白自己在希冀什么,都已经不存在了。

这是个被遗忘的地方,明明以前还那么灿烂。

王耀回忆着,有一大片的向日葵田,像是落了满地的太阳,是他一向喜欢的耀眼的颜色。还有一只灰色的鸽子,在窗台上一跳一跳地啄着谷米 。天气晴好时碧蓝的穹顶,飘着的丝丝缕缕的云。

那些明艳的色彩在王耀心里勾勒了幅画,如今再看到却全没了当日的景致。

屋子破旧挡不了这漫漫平原上的狂风,房门被风吹的来回乱撞。

王耀蜷成一团扒拉在窗户边,像是在等着一个要归来的人。

他很困倦,疲累,却又不敢睡过去。睡过去了,就要错过什么了。

“伊利亚,我在等你你知道么。”

“伊利亚,我的家里大部分地区已经是春天了阿鲁,可以种很多花。种很多向日葵。”

“如果想看牡丹的话,要再等段时间。还有海棠桔梗三色堇啊,都很美阿鲁。想种都可以种。”

“伊利亚,你会不会来呢?”

不会来了。

王耀终于挨不住睡着了,夜晚又落了雪,掩盖了来的痕迹。


两日后,王耀坐在屋内看外面绵绵的雨。院内的桃花正开的灿烂,润了水汽更显娇艳。

这是1992年春,在带着暖意的南方,一场孤零零的春雨尚在落着。

一切与往年似乎没什么不同,雨与花,湖与月。

有些东西永远的消失了,王耀明白,或者是他终于认清了。

终结在冬日,消亡在这个春天。

FIN.


评论
热度(5)

© 亲家魂兽 | Powered by LOFTER